<span id="be8d5ba304"></span><address id="bf7b37ce45"><style id="bg898233d0"></style></address><button id="blb2432ab8"></button>
                        

          当前位置首页 / 东方家园 / 最美东方人 / 劳动模范

          劳动模范


          他▄■▄,巨厦下的一块基石

          ——记市劳动模范汪焕木


                在重金工分厂“爱东电、比贡献”超工时赛宣传栏上,列着一长串全分厂定额工人的姓名和劳动工时■■■,完成工时越多,姓名上方的竖线就越长。最长的那根竖线下常常写着,汪焕木▄■▄■。



                汪焕木是今年“五一”被评为市劳模受到隆重表彰的五位东电人之一。在劳模事迹材料中,这样写着▓▄▓▄:汪焕木,重金工分厂钻工,今年五十岁,连续四年被评为厂劳模▄▓,去年完成工时7947小时▓█▄■,列全厂同工种第一,今年一二月工时1247小时,月平均工时都在600小时以上…▄■▓…
           
                 有人计算过,按定额来算,汪焕木的工时超过定额两倍多。也有人形象地说▄▓,他一年干了三年的活。
           
          不干活就闷得慌
           
                 分厂的人看在眼里:每天刚一上班,烟不抽▓█、水不喝、话不闲聊的汪焕木就忙开了:或是磨钻头、吊工件█■▄、提冷却液,或是开动钻床、调整位置、不停浇液███……个子不高、身体削瘦的他,风风火火▓▓、步伐飞快,动作不停。
           
                汪焕木干活抢时间、节奏快▄■▄,可忙坏了与他配合的人。一次,吊车师傅因为忙,一时没来得及给他吊工件■■■,他等不住了,跑去与吊车师傅“吵”了起来。多次因这类事▄■▄■,他直接“告”到了分厂领导那里,大家真有点“虚”他了▓▄▓▄。
           
                徐工段长说,汪焕木多年来很少请病事假。他翻开考勤记录本说,汪焕木今年前三月未请一天假▄▓,4月休的一天还是分厂“强迫▓█▄■”他休的,汪焕木平均每月累计加班十多天,几乎所有的星期天和节假日都在加班。
           
                今年有个星期天▄■▓,同在一个分厂的汪焕木和他的妻于都要加班。汪焕木早上与妻子说定:中午自己先回家做饭,妻子去买菜▄▓。那几个月午休只有一个半小时,家家都很忙。妻子买好菜回到家,汪焕木却人影不见▓█。“又没回来!”川辣子性格的她又气又急,可又无可奈何█■▄,一边做饭,一边不时望一望窗外丈夫回家的那条路。因加工销孔担心质量和进度的汪焕木终于回来了,可差不多又要下午上班了███。
           
                前年冬天干从化机组,汪焕木和徒弟俩有一天白班连二班一直干到深夜过后。等干完停下机床,他俩才发现厂房里加班的人就剩下他俩了▓▓。走出厂房,才觉得又冷又饿,天也快亮了。
           
                汪焕木住院▄■▄,在家休息,甚至在劳模体检时,悄悄溜进厂里干活的事,分厂领导■■■、工段长、汪焕木妻子说来都慨叹:拿他没办法。汪焕木爱说▄■▄■:“当工人就要干活。我不能比人家干得少。
           
          干活“不挑肥的捏”
           
                有人说▓▄▓▄,汪焕木工时这么多,—定好挣。汪焕木的徒弟说:光知道工时多▄▓,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干出来的▓█▄■!
           
                汪焕木操作的Z258钻床是一台五十年代出产的设备,老化严重。汪焕木干活,大多是在大工件上钻孔▄■▓、铰孔。钻孔、铰孔的技术质量要求不低:位置▄▓、深浅要准确无误,表面粗糙度要合符图纸要求。更不能干废,否则损失大了▓█。一些斜孔、深孔更难钻。既要合格产品又要进度快,工时多看来并不容易█■▄。
           
                去年有一项任务是在漫湾机组合缝板上钻58个直径为90毫米、深为200毫米的孔。钻工们明白这是件棘手的活。汪焕木硬是靠二十多年摸索出的一套磨钻头███,进刀、润滑等加工方法,在三天内干完了这批活。分厂交给汪焕木干的▓▓,也往往是—些急活、难活、重活。
           
                别人认为汪焕木的钻床太陈旧▄■▄,不能干精细的铰孔,而他却在这台曾被“宣判死刑”的旧钻床上实现铰孔,干出了优质产品■■■。有人统计过,钻床一般的废品率是百分之三左右,汪焕木几乎没有出过废品。
           
                除了这台固定的旧钻床外▄■▄■,汪焕木和他的徒弟还有一台同样大的可移式万能钻床,这在全分厂没有第二例。开万能钻,就要“转战四方▓▄▓▄”,从厂房这头到厂房那头,从大电机厂房到重跨厂房,哪里有需要▄▓,汪焕木就要干到哪里.到处“转战▓█▄■”,来来去去,费时费力。而这时往往又需要爬到七八米高的工件上面去干▄■▓,危险性大,不好站位,别人不愿干,汪焕木一听▄▓,拿着工具就去干。
           
                工时多,个人奖金也多。二十八年来▓█,汪焕木这样干,难道仅仅是为个人利益? 汪焕木顾不上让腰酸腿痛的自己好好休息一下,顾不上同妻子一道干家务,顾不上过问两个孩子的学习█■▄,顾不上娱乐、享受,顾不上计较手把手教徒弟让徒弟成了劳动竞赛标兵的辛劳中自已的得失…███…汪焕木说:“这么干活习惯了,不干就不舒服。▓▓”
           
                 人们要说,汪焕木是一块基石,同许多优秀人物一道,托起了东电这座巨厦▄■▄。